旺达代孕公司
  • 七年剖腹香水分装生子五次,腹腔粘连成极青岛
  • 剖腹产后不孕手足口病后遗症误作灰指甲
  • 鹌鹑蛋烧肉-孕中期胎儿健脑
  • 不孕妇女率新妈妈3种错误易致乳腺癌
顺偶然韩国漫画产纪实
来源:http://www.whida.cn  日期:2019-05-22

  今天是宝宝的预产期,我想我也该在记忆尚存比较完整的时刻把我的分娩记录下来,为了避免忘却的纪念一下——

  今年的天气说来诡异,不到四月末,樱花都被风和热浪折腾残了,天气热得特别早。经历了九个多月的孕育,我的孕期也在乍暖的五月走进了尾声,预产期是五月二十九日,对于一向满不在乎的我而言,五月,我依然在工作,在为即将到来的宝宝做准备。都说坐月子不能在自己的常住地,于是我选择在我的另一套新的小房子里完成这件事,说实在的我着实有些后悔,因为折腾一处房子实在是太麻烦了。

  五月一日,我三十六周产检,照了B超,宝宝一切正常,估计重量为五斤半,猜想宝宝出生怎么也得超过七斤。由于宝宝只是浅入盆,我的主治医生——宝岛妇产医院的姜院长估计目前还没有产征。第二天,我和主人去了趟百里画廊,爬了座小山,吃了农家便饭,也只有我敢如此放纵了。在我心安理得该上班上班,该吃西瓜吃西瓜的五月天,分娩时刻正悄悄地一步步向我逼近。筹备布置一套新房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搞到后来我都有些后悔了。一面要上班忙东忙西,早出晚归,一面还要收拾东西、布置新房子,好在我能在七个月之后单位有每天的小时假,我可以攒起来偶尔歇个一整天供我洗洗涮涮。我把所有要用的被子、睡衣、宝宝衣物及床品都洗干净并且烘干消毒,分批装进收纳箱运送到新家。

  五月小长假过后,我连续上班,周五是我的产检日,头一天周四,午饭后我莫名其妙地吐了,把所有午餐全部吐了出来,无奈之下只能回家休养,尽管如此,当天我还报销了半个西瓜。我不知道吐和分娩是否相关,反正第二天就产检了,胎动一切正常,我想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一切顺其自然吧。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八日早晨,我起来上厕所时发现厕纸上有淡淡的颜色,是那种黄粉色,我不知道是否这是所谓的“见红”,还是什么“高位破水”,有些小兴奋,大概分娩正向我一步步逼近了。当天产检,一切都很正常,胎心监护也很正常,宝宝仍然是浅入盆,姜院认为宝宝似乎还没有立即发动的意思,我把早上异常分泌物的事告知了姜院,他说要想辨别破水很简单,只要跺脚走,如果持续有液体流出就可以分辨,见红不用立刻来医院,但是破水必须到医院来,因为破水后宝宝的生存环境不密封了,细菌会浸入,导致感染。当天检查完了之后,我又疯狂地吃了一顿渝信,辣的过瘾,还喝了冰可乐。当晚吃饭后,我又发现了类似于早上的分泌物, 仿佛更明显一些,照着大夫说法,我在屋子里跺脚走了十分钟,并没有分泌物持续流出,这才放心,肯定和破水无关。当晚,睡觉以后起夜小便,突然,发现马桶内的水竟然是洗肉水的颜色,莫非....。.是尿血啦?我想应该不会呀,刚做的检查,一切都正常。接着我发现下面又有一股温暖流出,手一摸, 全是暗红色的血,我是真的“见红”了,和我告别九个月的姨妈巾又再次重逢。我感到小腹疼痛,可能是宫缩,但不是特别疼,可以忍受,但是有些兴奋,夜里基本没睡。不过这“见红”是给我下了搬家的最后通牒,我打算周六立刻搬。血倒是流的不多,也就是月经末期的量。

  五月九日,我们又整理了巨多的东西,塞了满满一车,运送到新家,收拾、打扫、铺床、整理待产包,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当晚换了地方,又是一夜的辗转难眠,到了天快发凉才朦胧睡去。五月十日,阴雨绵绵,气温骤降,主人硬是要回老家再拿趟东西,说是衣服没带够。我说干脆我们还是回老家再去住一晚,第二天早上把东西搬到车上,省得来回折腾。就这样,那天我还逛了一趟超市,买了很多时令水果,当然还包括一个西瓜,当晚就报销了半个。老家睡了一夜,还真是舒服,第二天一早又精神焕发的,竟然连血似乎也不怎么流了。主人怕迟到,非要等晚上再回来拿一趟,顺便报销剩下的半个西瓜,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五月十一日,一个忙碌的周一,我把手头的活按照要求做了简单的交接,已被不时之需。宫缩还是不很规律,间隔长的一两个小时,短的二十分钟。傍晚,简单地吃了碗米粉,依着主人的意思回家报销西瓜,收拾东西走人,到新家时都已经快十点,收拾整理之后,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当晚的洗澡水热乎乎的,洗得特别舒服,足足洗了半个多钟头之后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并准备五月十二日用攒来的小时假休息一天在新家做一些洗洗衣服、给宝宝铺床等收尾的活儿计,当然顺便也可以睡一个懒觉。

  五月十二日凌晨一点半吧,像往常一样,习惯了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起夜上厕所,刚要下床觉得不对劲,感到一股温热的水流涌出,我担心是血,怕弄脏床铺,急忙一咕噜爬了起来,哪知流出的液体根本没有颜色,一向警觉的我,第一个反应是——破水了!匆匆忙忙去上了厕所,再用了大夫教我的方法,没错,持续有液体流出,非人力所能控制,不一会湿了半条内裤。我匆忙穿戴好,躺在了沙发上等主人给医顺偶然韩国漫画产纪实院打电话、给姜院打电话,并收拾出门,紧张得浑身发抖。在最短的时间内,我们下楼,我躺在了放倒的副驾驶座椅上,深夜的二环路,带我以十几分钟的神速到达宝岛妇产医院。深夜的宝岛,仿佛一个人都没有,不过急诊室的门为我们敞开着,早已经有护士在等待我们,我一下车,立刻有护士推着轮椅来迎接我,接着我就像大爷一样被推进了急诊室。护士不让我上厕所,说是等值班医生来了之后看看情况才可以,值班医生很迅速地下楼来了,给我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听了胎心,放我去上厕所,小护士用轮椅将我推到洗手间放水。紧接着我被运送到了分娩中心的待产室,老公去办理住院手续,值班医生告诉我们,先看看我自己宫缩的情况,如果情况不好,到早晨B超之后就要打催产药进行引产了。无论如何,分娩已经迫在眉睫。深夜的待产室,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姑娘在床上躺着,估计和我情况差不多。我换了衣服躺着,上了胎心监护,羊水依旧哗哗地流着,我不能下床,连上厕所都只能在床上,真想不到我最怕的一种分娩模式竟让我给遇上了!主人办完手续穿得跟主刀医生似的进来了,我手上预埋的注射软管也埋好了。助产士和护士建议让主人到病房睡觉,而我则在待产室睡觉,因为夜里没有任何处理,只是静静的等待而已。也只好如此,可我哪里那么容易在这种环境下睡着,不一会我又想尿了,就和护士商量去卫生间如厕,护士死活不肯,说搞不好脐带掉下来压住后宝宝会窒息死掉,于是让我直接在隔尿垫上尿。天哪,我生平第一次主动尿床,哗啦一大泡几乎尿湿了整个床单,护士把隔尿垫拿走,又给我拿了两个隔尿垫垫在身下,衣服也重新换了一件,唉太可怕了。五月十二日的清晨,护士们交班了,助产士换成了廉姐一组。眼看着窗户透进来白色晨曦之光,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了一夜。

  清晨,值班医生过来给我做了检查,我想应该是查开指的情况吧,手伸进去摸,并同时挤压肚子,经过一夜的惊吓、无眠、诸多不适应,这点痛也足以让我委屈地哭了出来。一指都没开,胎头位置还很高,根本没有入盆,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打催生药的了。七点多,我的第一顿“月子餐”送了过来,护士打电话到住院部,让病房护士叫我老公起床喂我吃早饭。我就如同一个半身不遂的废物,躺在床上吃喝。挨到八点半,B超大夫上班了,我又被推到B超室,B超医生——一位老奶奶,很负责人地给我看,并把值班医生一并叫上来看第一手资料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我就被推回待产室,准备上催产素了。B超宝宝头围9.62厘米,估计宝宝的重量是3050克。直到上催产素之前,我的宫缩一只都算不上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宫缩,宫颈还很长,需要经过漫长的消指过程,才能进入产程。

  接下来的时光对我而言真是终生难忘。大概九点半左右,给我上了催产素,点滴给药,药量可以智能控制,由慢到快,看产妇的最大适应限度。这个药目的就是产生强力宫缩,加快产程,不过有的人对药敏感,有的人则差些,所以即使上了催产素也不一定当天就能进入产程。当然,这家医院的要求是破水之后,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胎儿产出,也就是说我必须在五月十三日的凌晨之前把宝宝生出来。好在我算是比较敏感的那种,药滴进去不一会儿就起作用了。我感觉到肚子发紧,子宫很有节奏的在收缩,比之前的宫缩强烈好多,但难受的程度似乎还不算什么,至少我还可以谈笑风生。护士一直盯着监护仪上显示的宫缩图形,说还不够力度,隔段时间就给我加药量。过了不久,我爸进来看我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说爹来了,我竟然激动得流眼泪了,唉,神马人也比不上亲爹亲妈呀,可惜我妈是活不过来了,对于女儿最紧要的关头,多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在身边,不过我想妈妈一定在天上注视着我,保佑着我。宫缩一阵阵袭来,间隔时间还挺规律的,大概两三分钟一次,我感觉宫缩的力度在不断增强,子宫越收越紧,最后仿佛硬如磐石一般。可是助产士一直都对我的宫缩不满意。上午姜院来看我,给我些许鼓励,告诉我破水可以在床上任意活动,不要老一个姿势呆着。午餐来了,皆是些高大上的食材,我一边宫缩,一边吃饭,还和主人谈笑说“也就只有我才能在宫缩的时候吃的下去!”。午饭过后,我大概又被加了药量,疼痛的间隔时间似乎更短,也许不是间隔时间短,而是疼痛持续时间变长了,两次宫缩之间间隔两分钟疼,特别准时,疼的时间超过半分钟,可惜内检时大夫仍然说一指未开,宫颈口还未消。我的天哪,我已经无法谈笑风生了,只能无助地躺着,唯一安慰的是自打B超回来之后,我就可以下地上厕所了。每次疼痛来的时候,我尝试拉美兹呼吸法,稍微有一点效果,但其实作用不大。主要是累,疼痛过了头就感觉特别疲惫,很想睡觉,我甚至感觉宫缩间隔时期的两分钟内也能睡着一两秒,但紧接着宫缩袭来就又清醒。我想,经历过宫缩的人应该不怕落入敌军的手中了吧,再怎么严刑逼供也能够守口如瓶,宫缩痛确实能够磨练人的意志。到了下午两三点钟吧,我又被检查了一次,说是消指消了百分之八十,宫口未开,哎哟,看样子我当天生出来是没希望了。廉姐鼓励我说希望我在她交班之前生出来,由她来接生。到了下午,我竟然想拉屎了,竟然还不止一次,甚至,在从床挪到洗手间的那一小段路,宫缩都会袭来,坐在马桶上,宫缩也会袭来,那个时候我的身子就像面条一样瘫软无力,还要奋力挪到待产床上继续享受疼痛。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样子指检,说是宫口才消了百分之九十,算是开了半指,可是我的疼痛实在难以忍受的程度,竟然控制不住的吐了,之后的每次宫缩,我几乎都会呕吐,接二连三的吐把中午甚至早上吃的食物都吐光了。我提出了提早上无痛,好在廉姐特别体谅,说只要开到一指就给我上无痛,让我再忍耐片刻,等五点半的时候再查一次。之后我的眼睛就剩下盯着墙上的挂钟,到五点半,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次疼痛,我一次又一次地挨着,觉得自己生不如死。我再一次哀求尽快上无痛。我被值班医生指检,说是开了一指不到,廉姐说“让我来看看“,她给我指检,说”开了一指多了,可以,可以上无痛“,听到此语,我立刻活了过来。当然我知道从此刻到打上无痛麻药,再到药起效还需要忍耐至少个把钟头,不过,有希望了。

  我,在上了一次厕所之后,踉踉跄跄地走到了产房,在走廊上,我看见一辆婴儿推车,上面有小被子什么的,还有一张打印纸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宝宝啊,我们就要见面了!打无痛之前还是一些列的胎心监护神马的,麻醉师是一位很和蔼的大妈,一口北京腔。姜院这时候来了,一边鼓励、一面安慰、一面指导他们用药。麻醉师要我趟得跟个大虾米似的,绝对不能动,宫缩实在是太频繁了,麻药针埋了一半宫缩又袭来,我忍着疼痛坚持稳定住自己的身体,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没有意识了。六点半的样子,针管埋了进去,我要从侧身平躺过来。麻药泵给药,不够量就加点。麻醉师问我是不是感到后背凉凉的,脚开始发热,我似乎感到了她所说的,右脚开始发热,但是宫缩疼痛似乎还是没有减轻,其实也许是减轻了,因为在场的人都说我回答的声音都明显有力气多了。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吧,宫缩疼痛逐渐由难以忍受变成能忍受,我的双脚都开始发热了。老公上楼给我找V(一种产自新西兰的能量饮料,我特别喜欢喝,但中国大陆没有卖的,我之前以昂贵的价格海淘了一些),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空着手回来了!我再次告诉他放在包的哪个位置,他又出去找去了。这时候的我,感觉肚子一点点的在下坠,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压着我,大概七点钟吧,我有强烈的想要拉屎的感觉,觉得下面又坠又涨,廉姐给我指检,突然她几乎惊叫起来“天哪!都开了八九指了!快,快给姜院打电话!”大家都觉得特别不可思议,因为根据一贯的经验,上了无痛由于减轻了痛感,很可能会使得产程延长。然而我,打上无痛还不到半个小时竟然快要十指开全了。上面通知姜院家里有事,来不了了,不过也是,顺产而已,杀鸡焉用宰牛刀,无所谓了。这个时候,我的V终于拿了下来,好在还算及时,希望待会儿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几乎一口气把一瓶V喝完,主人说要是事先放在冰箱里就好了,常温的V毕竟不如冰存的好喝,但不管怎样,比红牛是强得多的多。喝完了V,我强迫症总想着上个厕所小便,我说我想起身上,这时,已经不允许了,我再一次大小便要在床上。不管怎样,我的确不希望宝宝喝着我的尿出来,所以想奋力一搏,想在分娩之前把小便解了。每一次尿意来了,宫缩也来了,便意也来了,想小便不由自主地成了生孩子的用力——我的最后产程开始了。产床上有两个抓手,她们让我向上抓紧用力,每一次用力,都被告诫不要抬屁股,每一次用力仿佛都还挺有效果,会引来一阵廉姐她们的惊呼。主人在一旁,拿着相机观摩着,这对于他而言也许够新鲜够有趣,他看得不亦乐乎。吸一口气,屏住,使长劲,天哪,这种感觉就仿佛我马上就要爆炸了,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不要叫,你叫了宝宝能听见的,他会以为你不希望他出来呢!“可是,我又怎能忍住,这种感觉实在是令人崩溃,我感觉周身血液都要沸腾了。”停住,不要再用力了“也许是我没听见这句,也许是我已经意识模糊了,最后一次用力,孩子的头整个全出来了,把廉姐和在场的人,包括主人都吓了一跳!不知道廉姐是怎么弄的,左右拽一下孩子的身体也整个滑出来了。经过简单处理,孩子就在我身下啊的一声哭了出来,可我听上去那哭声离我好远好远,我想我自己是有些神志不清了。”你真是太棒了!“在场的人都在为我欢呼,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住了。”剪脐带,你得去剪脐带“我对主人说。”脐带护士都剪完了,结扎好了!“主人拿着手机相机去拍宝宝。”我问:“长得怎么样?是六指吗?”在场的人都乐了。按脚印什么的,不到片刻,热乎乎的小家伙被导乐抱到我的身上。“他不会再我身上撒尿吧?”我问。其实不会,他带了尿不湿。我的儿子棉棉就这样诞生了,身长49厘米,体重3040克。而我,由于最后用力有些太猛,尽管廉姐已经尽力为我护着并且尽量帮我放松阴部的肌肉,但还是撕裂了一个小口,不过好在只是一度撕裂,比起侧切来幸运的多。撕裂伤也需要缝合,缝合时不打麻药,那是真叫一个疼呀,无痛分娩的那点麻药劲儿丝毫对付不了那冰冷的缝合针头所带来的疼痛。都开始缝针了我才意识到,胎盘早已经随着宝宝的娩出,不久便”整盘托出“。19点52分,从破水经历了十八个多小时,我的分娩过程总算是告一段落。这时候小小的生命已经开始他的第一次吸吮,而我也已经开始分泌所谓的初乳,小家伙第一次吃奶就吃得十分满意,小样儿的....。.

  祝愿他——我的宝宝,能够有一个多姿多彩的快乐人生。

  本文选自新浪育儿博主cicyliajiang 点击 阅读原文[微博]